亭晚

【沈裴】沈裴性向一百问(君生我已生番外)

37.有对对方说谎吗?擅长说谎吗?
沈:有过。不擅长。
裴:有过,但是我觉得还挺擅长的是吧?(沈:你还挺得意哈?!)

38.什么时候觉得最幸福?
沈:他会比我早回家一点,我回家的时候就不用掏钥匙,只需要敲敲门,那种指节扣在木门上的感觉让我觉得很幸福。
裴:半夜口渴的时候推醒他让他去给我倒水喝,他半醒不醒的脚步声和递过来的水杯都让我觉得挺幸福。

39.有吵过架吗?
沈:吵过。

40.是怎么样的吵架呢?
沈:其实我们有分大吵和小吵。
裴:对,小吵一般是我们俩因为一点小事怼两句,一会儿也就算了。
大吵只有一次……还是两次?(看沈炼)
沈:一次吧。
裴:嗯,原因就不提了,总之吵得天昏地暗,我当时就想一棍子给他干死再说,简直都动起手来了。
沈:对……但我当时倒没想用棍子给他干死,我是想直接把他干死。
裴:注意你的言辞……

41.怎么样和好呢?
沈:干了一场。
裴:恩。
碗:言简意赅啊……

42.即使转生也想成为恋人吗?
沈:我们做锦衣卫的,手上沾了太多血,不能再做人了,转生只能做畜牲了。
裴:也是,要是做人的话我还不愿和你一起过来着,太糟心了,不过做畜牲的话……我觉得跟你没羞没燥的过一辈子也不错。
沈:(笑起来)我也是。

43.觉得,我是被爱着的,是什么时候?
沈:太多时候了啊……他喊我去吃饭,他看着我笑,天冷嘱咐他我添衣裳,他主动亲我(裴纶:咳)好多时候吧……
裴:我也一样,点点滴滴,有时候都就忘了,现在想想还是蛮多的,不过最印象深刻的是当时因为一件事,他红着眼框拼命喊我的名字的时候,我当时觉得为他死我也值了。
沈:不过你红着眼眶喊我的名字的时候还挺多的……(裴:我的乌金棍呢?)

44.觉得,难道不爱我吗?是什么时候?
沈:他每次和殷澄出去喝酒聊天勾肩搭背的时候!!
裴:咳……这个,我还没有觉得过……
碗:难道您就没有什么误会吗?
裴:我当时有误会都是在他表白前,我那个时候还没觉的他爱我啊……我还挺高兴他和妙彤姑娘,妙玄一起玩呢……

45.你的爱的表现方式?
裴:不表现吧……表现的话就是主动点和他睡一次?
沈:温柔点和他睡一次。
碗::)

46.和对方像的花是?
裴:茉莉。
沈:向日葵。
(裴:因为脸盘吗?沈(笑):你怎么知道?裴:呵呵,你今晚等着。)

47.二人直接有什么隐瞒的事吗?
裴:现在没有了。
沈:嗯。

48.你的情结是?
裴:??没有啊,都睡过了还有啥情结?
沈:殷澄。
裴::)
沈::)

49.二人的关系是周围人公认的?还是极密的?
裴:这个嘛……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没有故意去隐瞒,也没有故意去宣告,就是该知道的人知道,其他关系不熟的人也我们觉得也不用他知道。
沈:其实对我来说殷澄知道是最重要的。
(裴:发送一个不想和你说话的微笑)

50.认为二人的爱会持续永远吗?
沈:会。
裴:我活多久爱多久吧。

51.你是攻?受?
沈:攻。
裴:受。【坦然脸】

52.怎么决定的呢?
沈:第一次就是我在上面啊,理所应当啊。
裴:放屁!我当时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被上了,这理所应当个粑粑!不过我懒,而且在下面也挺舒服的,何乐不为呢?
(碗:老脸一红)

53.对这个状况满足吗?
沈:满足。
裴:嗯。

54.初次是在哪里?
沈:我家的厢房里。

55.那时侯的感想是?
沈:睡到了就你是我的人了。
裴:艹艹艹艹艹!!!沈炼tm疯了!!
沈::)


后文真 ,遥遥无期。

咸鱼
躺平

【沈裴】沈裴性向一百问(算是君生我已生的番外吧)

没有看到有人写沈裴的一百问,就在这儿写了吧,算是新年礼物!【这个背景参考的是我的文,《君生我已生,君老我已老》】

主持人:碗精(别问我为什么这么怪……)

1 请告知你们的名字

“沈炼”
“裴纶”

2 年龄是

沈炼:“三十六”
裴纶:“三十四”

3 性别?

裴纶“这……你们看不出来??”

4你的性格是?
裴纶:精明圆滑一些吧……爱笑,乐观。
沈炼:我倒没看出你乐观来……我比较好静。

5对方的性格是
裴纶:闷,爱逞强,心肠太软,一天天以为自己有天大的本事,又想帮这个又想帮那个……
沈炼:对不熟的人心肠硬的像石头,熟了以后就像你妈一样,心计重,太爱操心。
(裴:我没有啊……)

6.两人什么时候碰到的?在哪儿?
裴:应该是北司吧……那时我二十,你二十二是吧?
沈:嗯……对。

7.对对方的第一印象
沈:也没啥印象,就觉得他当时笑得很有心计。(裴:放屁!)
裴:很不好搞,冷着脸像是茅房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。(沈:你等着……)

8.喜欢对方那里?
裴:眼睛?应该是,我觉得这细长的眼睛最好看,最勾人!
沈:腰吧,他腰细。
裴:哎?你不应该喜欢我的笑嘛?那些小姑娘都说我的笑好看。
沈:?哪些小姑娘?
(碗:你们就不能回答一个有深意的答案嘛??!!)

8.讨厌对方哪里?
裴:说实话还真没有……
沈:我讨厌他做什么事儿都不和我说,尤其是那些危险的事。(裴:我不是我没有)

9.觉得对方和你的相性如何?
裴:不错不错,挺好的。
沈:你这也太敷衍了……
裴:唔……我对他不属于一见钟情,我是先被上了,后来又发现对姑娘又不太正常了,才把自己掰过来了……
沈:你这也太……
裴:那你呢?
沈:我,我觉得和他在一起很舒服,而且当时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啊(裴:放屁!我当时我差点被吓死!)我觉得剩下的所有时光,我只想和他一起混过去。所以,我觉得还是挺互补的吧。

11.怎么称呼对方的?
沈:裴纶,裴兄。
裴:一直是沈兄吧……偶尔急眼了叫沈炼。

12.希望对方怎么叫你?
沈:沈炼,我觉得就挺好的。
裴:怎么叫都无所谓啊。

13把对方比作动物的话是什么?
沈:这肯定是猫啊,他那么像猫。
裴:嗯……我觉得他也像猫,不过不是我这样的,有点像,花豹吧,有时候挺狠,温柔下来就很顺服的样子。

14.如果送对方礼物会送什么?
沈:荣月斋的点心。
裴:自己酿的酒。

15.希望得到什么礼物?
沈:裴纶送什么都行。
裴:我也没啥想要的……

16.有对对方不满的地方吗?如果有的话,是什么?
异口同声:不和我打招呼擅自行动。

17.你有什么坏毛病?
沈:我有么?(看裴纶)
裴:不爱洗衣服,脱了外衣就乱扔!而且一着急就撕别人衣服!
(沈:我委屈)
碗:那您呢?
裴:呵呵,我没毛病。
沈炼::)
碗::)

18.对方有什么坏毛病?
裴:看上一条!
沈:……

19.讨厌对方做什么?
请看17.16

20.你做了什么对方会生气?
请看16

21.两人现在关系到了什么地步?
裴:睡过。
沈:而且睡了很多次。

22.二人初次约会在哪儿?
沈:约会是?
裴:应该是约定会面的地方。
沈:那应该是北司。
裴:对。(一脸正经)

23.那个时候两人是什么气氛。
沈:严肃,认真,一丝不苟。
裴:对!(一脸正经)

24.那是进展到了哪里?
沈:当时我们一共在北司见了一次面。
裴:对,当时我还没记住他的名字。

25.经常约会的地方是?
沈:北司。
裴: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。
碗::)

26.对方的生日会怎么庆祝?
沈:一起吃饭,喝点儿酒。
裴:多做两个菜,稍微喝点酒。

27.告白的是哪方?
沈:我。

28.对对方喜欢到什么程度?
沈:为了他献命也可以。
裴:我也一样,没啥可说的。

29.那么,是爱吗?
沈:是
裴:这不是废话吗……
碗::)

30.对方说了就没办法的话是?
沈:没话,他只要红着眼看我一眼我就没法儿了。
裴:应该是“裴兄,求你了”。

31.怀疑对方见异思迁,怎么办?
沈:上!上到他腿软。
(裴:注意你的言辞!)
裴:干!榨干他再说!
沈:就喜欢这样的。

32.能容许对方见异思迁吗?
沈:不能。(看裴纶,裴纶:??)
裴:啧……我也不太行。

33.约会对方迟到一个小时怎么办?
沈:替他向上面找个借口呗,再去他家找找他。
裴:嗯,我也是。
碗:我该说点什么?!?!

34.最喜欢对方身体哪里?
沈:他的腰和脚踝吧,都很细。
裴:他的……嗯,对,你想的对。

35.对方什么样子最妖艳?
沈:他红着眼一边喘一边摇头还逞强的时候,嗯………(突然脸红)
裴:我觉得他着急得一边扯我衣服,一边亲我的时候,挺好玩的,嘿嘿嘿……

36.两人在一起什么时候会觉得紧张?
沈:他不说话就是专心致志得看我的时候。
裴:他突然喋喋不休得开始疯狂说话像交代后事一样。

后文遥遥无期……
【懒癌晚期】

很小的写手一枚
有点废话想说一下
@兮兮暮 这个是一位写沈裴的太太
她的文笔很温暖也很快活
读她的文总有一种很开心的感觉
人很活泼,也很善良
她从我写的第一篇文开始就评论点心
每一篇都不误,而且是很用心的评论
有时是建议
有时是心得
有时是安慰
有时是鼓励
这些都是给我前进的动力
我不是说,那些不给我评论只点心的人是吃白食,相反,我也很感谢她们,因为是他们的鼓励,的点击,的小红心,给我继续写文的动力。
但是,我只是想说,我是新手,是小透明,写的文很生,很难读,不给我评论红心推荐一点关系没有,我明白自己的不足,会一点一点得学习,努力,前进。
可是,相信我,你的简单的一句话,一个小红心,一个小蓝手,都是每一个深夜里孤单打字人的明灯。
如果下次你看到你喜欢的文章,至少,请点一下小红心可以吗?
谢谢听我唠叨这么久。♥

小心翼翼得抱紧兮太太。

【沈裴】君生我已生,君老我已老(四)

想看评论……
如果喜欢的话轻点一下小红心可以吗?♥




如此一来小姑娘就被安顿下来了。一日三餐沈炼都如常做,如常吃,上午下午沈炼不在家的时候,小姑娘就自己在家,有小黑猫守着她,好在从小吃了苦,性子沉稳一些,也好静,不吵不闹,很听话。沈炼给他起了名字,就叫沈妙甫,沈炼一直觉得女孩子就该在名字里加个“妙”才好听,后来还被裴纶笑话了一番。说起裴纶,小姑娘一直对他念念不忘,每天都得问上几遍,“那个哥哥怎么不在啊?”沈炼又不好告诉她那天裴纶说的只是客套话,只好骗她说快了快了,你裴哥哥忙着呢。后来有意无意间和殷澄说起了这件事后,隔天傍晚下了职裴纶便提着点心和酒来敲门了。

听见了院子里裴纶的声音,炕上的小姑娘一下子就坐不住了,“蹭”的一声,下了炕就向裴纶身上扑去。
裴纶咧着嘴笑起来,一把就把她抱起来“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?”拆开来是两包芙蓉糕点。沈炼不得不佩服裴纶的心细,那天他看见小姑娘吃完了芙蓉糕,只剩下了绿豆糕,怕是就记下了, 如今距离那天也有半个月之久,他还一直记着。不过也对,要不怎么能哄得北司上上下下都欢心他。

妙甫在专心致志得吃点心,裴纶正蹲在门口拿特意带的小鱼干逗小黑猫,一转身就看见沈炼正皱着眉头看那条翻白眼的鱼,一下子没绷住笑,沈炼听见笑声转过头用那双细长的丹凤眼盯他。
裴纶有点带有补救意味的开口“沈兄,这鱼……好看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沈兄我有点饿了”

“……”

“沈兄你不打算做菜了吗?”

“不如你来做菜吧,我烧火好了。”

裴纶尽力绷住嘴角“好说。”

脱了外衣,裴纶挽起袖子开始忙活起来,沈炼才发现他把内里扎在了下摆里面,这是打架时才用的装束,平常锦衣卫们都不会这样穿,因为公服的质量确实不怎么样,内里的布料十分扎人,沈炼又瞟了一眼裴纶被腰带杀出来的一把细腰,心想裴纶能在北司顺风顺水,靠的也不全是一张嘴。
正想着,裴纶不知道什么时候发觉了他的目光,晃了晃腰“沈兄想啥呢?”他的祖籍在北方的契丹一地,平常说话时总带有一点口音。
“他们都说裴兄喜好美食,我在想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是这么瘦。”
“哼哼,不就是说我能吃么?但我说句良心话哈,我只是碰上我喜欢的能多吃点,碰上不喜欢的基本上不动,平常时候混个不饿就成了”他顿了顿,掀开锅盖去看鱼熟了没,顺便闻了闻鱼汤的香味,眯起本就不大的眼睛来“我挺好养活的。”

沈炼看着他一脸陶醉的表情,也勾起唇角“这个难说。”

又简单做了些菜,就一起端上桌开始吃饭。妙甫简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,脸都要栽到碗里了。沈炼看着她觉得略寒酸,但是好在裴纶没什么嘲讽的意思,只是笑着吃饭。吃到一半的时候沈炼忽然想起裴纶带来的酒,就拿上桌来,刚想给裴纶倒上,却听见裴纶说“哎哎沈兄,我不喝酒。”
这真的把沈炼惊着了,“你不喝酒?那你……”
“我真的不喝,就只是看着殷澄喝酒,别让他胡说话罢了。这瓶酒是特意带给你的,你尝尝看,我自己酿的,殷澄都还没喝到呢。”

“那就多谢裴兄美意了。”

“客气啥。”

吃完了饭,裴纶陪小姑娘玩了一会儿就回去了,尽管受到了小姑娘的阻挠。
沈炼收拾好饭具,无事可干,就打开了那瓶酿酒,应该是前年的桂花酿,香气扑鼻,很是好喝。

现今正是七月底,马上要到八月,沈炼守着那碗酒,安然赏了一次落霞。


【情人节礼物~祝大家情人节快乐!!】

【沈裴】君生我已生,君老我已老(三)

想看评论♥【哭唧唧】

有意见或建议一定要提呀!



沈炼熬好了药汤,裴纶正把冷毛巾敷在小姑娘的额头上,“你和殷澄关系不错?”

“嗨,这傻子,管不住嘴还爱喝酒,除了我还有谁肯陪他?”

裴纶转身接过药碗,轻轻地把小姑娘叫醒,“小娘子,头痛不痛?把这药喝了吧?你发烧了。”小姑娘对着裴纶的调笑倒是有些放松,点了点头,接了药碗喝了一小口,就被苦得皱起了眉头,可她一点没吭声,愣是喝了下去,眼看着快喝完了,裴纶却发了声。
“好喝吗?”

沈炼在一旁挑了挑眉。

裴纶接着说“分我一口,好不?”

小姑娘不解,把药碗递给他。

裴纶又问了一遍,“好喝吗?”原本沉默的她却突然抿着嘴唇回“挺好喝的。”裴纶点了点头。“喔”了一声,一口干了剩下的药渣后又特别做出皱巴的表情,小姑娘一下子忍不住笑了起来,笑得像只得了逞的小狐狸。

沈炼拿过碗来,走到灶旁去洗碗,听着炕上裴纶和小姑娘疯做一团的声音。
“好啊,你敢骗我!”

“你傻嘛!”

半响,自己也笑起来。

疯够了,裴纶哄小姑娘躺好,盖好被子,正要起身离开,却被什么扯住了,一回头就看到一只小手死死的握住他的衣服,小脸还别过去,一本正经的装睡,裴纶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声,求助般的看向沈炼“沈兄……”

沈炼心里暗想这小白眼狼,面上倒也平稳,“外面正下着雨,裴兄你未曾带雨具,若你不嫌弃,不如今晚就在我这宿了吧?明早一同去北司也行。”

依着裴纶的性子,他不太愿意留宿别人家,更何况要和别人睡一张床,但现如今,一时脱不开身,再说外面正下着这样大的雨,硬要出去着实不方便,更何况他性子懒,又都是大老爷们。裴纶也不想显得太矫情,就笑呵呵得应下了,“好,那就麻烦沈兄了。”

简单的洗漱过后,吹灭了温暖的烛火,裴纶拢着小姑娘,沈炼挨着裴纶,三个人熬了半夜都困了,小姑娘最先睡了,一会儿裴纶也沉入了梦乡,沈炼数了一会儿裴纶的呼吸也睡了。

半夜沈炼醒了一次,虽说外面下着雨,但三个人挤在一起也并不觉得冷,甚至现在他听外面的雨声都觉得很安心,于是扯了扯被子,又沉沉睡去。

一夜豪雨过,次日艳阳天。

早上是沈炼先醒的,他一睁开眼便看见裴纶的一小段后颈和小女孩熟睡的脸,晨光打在她的睫毛上,一下子连她脸上的小绒毛都是金黄色的。
看了一会儿沈炼突然就很满意,自己昨天做的决定,很满意今天这个早晨。不过下一秒,沈炼就被裴纶的手臂给抡着了,紧接着映入眼帘的,就是裴伦的脸。

他翻了个身,眨了两下眼,笑眯眯地说“早啊,沈兄。”

把小姑娘叫醒了,三个人简单的洗漱过了,沈炼就去做早饭,裴纶把案几上的吃剩了的绿豆糕给收拾了,然后三个人就一起吃了早饭。不过裴纶没吃几口,应该是不合他的胃口,但他也没说什么,毕竟沈炼在吃食这上面没有研究,裴纶表示理解。小姑娘没见过世面,所以吃沈炼做的早饭还算吃得津津有味。吃着饭,裴纶突然想到还不知道小姑娘叫什么,就问她,可她却摇头“我爹没有给我起名字。”
裴纶和沈炼对视一眼,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愤慨和无奈。裴纶摸了摸她的头,“这样也好,你既然被沈兄给领了,你跟着沈兄性才好,是吧,沈兄?”
沈炼点点头“也好,不过裴兄不必客气,叫我沈炼就行了。”裴纶笑起来,没说话。吃过了饭,裴纶就起身“沈兄,我先走一步,回家换官服。”
沈炼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小姑娘抢了先,“你要去哪儿?”
裴纶挑了挑眉,“嗯?我和你沈哥哥又不是一家人,怎么?舍不得我走啦?”

小姑娘不再说话,却又是扯住他的袖子。

“好了,我答应你,我以后常来沈兄这儿看你,怎么样?”

“你保证。”

“哟!一晚上过去话横了这么多,”裴纶笑说“我保证。”


今天双更♥

【沈裴】君生我已生,君老我已老(二)

私设如山

如果喜欢的话麻烦评论一小下好嘛??♥这个会给我动力的!!

裴纶和沈炼一样也是承了父业做北司的小旗,不过和沈炼不同的是他圆滑世故的不似他的年纪,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本事炉火纯青,北司上上下下都对他青眼有加,不过才做了两年锦衣卫,就被好嚼舌根的人说要被提拔为总旗了,要知道在锦衣卫里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,想要提这一级不知道要费多少劲添多少礼呢,也正是因为这,不少小旗也巴结这裴纶有些时日了。

沈炼有些紧张了,这小姑娘被人知道的越少越好,免得被盯上,这对锦衣卫来说有个软肋可不是个好玩的事儿。

正想着怎么开口,裴纶走近了,笑眯眯地蹲下看这小姑娘,道“呀,沈兄,你这小侄女长的真是讨喜,怎么小姑娘看着是哭过,恩?饿着啦?”说着,打开手里的两个油纸包,里面是荣月斋的点心,一份芙蓉点,一份绿豆糕,“嗯?喜欢那种?”小姑娘并不敢说话,只是咬着嘴唇愣愣得盯着他。半晌,沈炼打破沉默“麻烦裴兄了,我一会儿去前面买就行,不必劳烦您了”裴纶道“啧,你小侄女不太爱说话呀,你现在去哪里买的上,这么样吧,两份都个带一半好了。”说着,他把芙蓉点倒了一小半在绿豆糕的纸包里,叠好后放到小姑娘的手里,又摸了摸她的头发,站起身来笑着寒暄了几句,就走了。

沈炼看着他走远,心里暗暗的想,这人果然不简单,上来就说小侄女一下子就点明了他的善意,都是锦衣卫,看看这脏脏的衣服,脸上的泪痕,裴纶如何不知这是捡来的呢?只是这样一说,既说出自己没有深究的意思,又挑了个隔亲的身份,免得让人抓了软肋。沈炼在北司混得不如裴纶,他却依旧对他照顾有加,这才真显出他的城府,毕竟拉拢人的功夫不在显贵之时,没有风头之时的照顾才让人心怀感恩呢。

沈炼摇摇头,拉着小姑娘的手,向家里走去,回了家把小姑娘抱上炕,看到她手里还紧紧提着那包小点心,又不得不佩服裴纶的心细,说“你饿吧?先吃点小点心吧,我去给你打点热水洗洗脸。”
等他回来的时候却看见小女孩拆了纸包但一口没动,心里一下子疼起来,说“以后你就和我在一起住了,你把我当做哥哥就好了,爸爸也行,别拘束,我不会打你的,听话,吃吧。”小姑娘怯怯得点了个头。沈炼叹了口气,拿了毛巾轻轻地去擦她的脸和手,她也不躲,只是瞪着大眼睛看着他。

沈炼心想,这小姑娘的心防也太重了,不知吃了多少苦,转念一想,自己也不急,反正来日方长嘛。

可惜还没等着沈大人这细水长流的算盘打响呢,小姑娘就发烧了。

本来她吃了点心,,也简单得洗漱过了,就被沈炼安排着在炕里睡着了,本来好好的,可半夜突然就发起烧来,这把沈炼要吓坏了,自己生病发烧他向来都是自己抗的,可现如今放到这小姑娘身上,他就坐不住了,这么小的孩子,万一烧坏了怎么办!现在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,肯定是请不来郎中了,如今这事儿只有殷裴二人知道,比起不可控的裴纶,沈炼更偏向傻乎乎的殷澄,尽管他嘴上没个把门的,掂量着,沈炼披个蓬笠直奔殷澄家去。

到了家门口,沈炼惊异的发现殷澄还没灭灯,敲了几下门,没等一会儿沈炼就等不及了,直接一个翻身翻到殷澄的内院里,却正正和刚打开门的裴纶对了眼。

屋里殷澄正趴在酒桌上睡得正香。

真的是跪着安利雷老师啊,
一个大写的直男
漂亮的皮囊千篇一律
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

【沈裴】君生我已生,君老我已老(一)

私设如山

两个大男人养一个小姑娘的故事

有意见和建议请在评论区发表~






“这老怪物,真是变态”殷澄压低了的咒骂在耳边响起。沈炼挑了挑眉,不说话,明明年方二十四,却依然透露出不符年少的老成。

 

这年沈炼做锦衣卫四年了,他二十岁行了冠礼变承了父业,做了锦衣卫。虽说有父辈在锦衣卫,可他做事不够圆滑,又不爱言语,尚有些年少的血气,于是司里的老油头就都把难做的

活计推给沈炼了。

 

这次的事儿,便是个难做的活计。

 

这老头儿做的可不仅仅是贩人的行当,只贩卖幼女,且这些幼女长的都好看·····万一牵扯到上面的哪位有奇怪癖好的大人物,下面查这事的锦衣卫都要遭殃。啧,这事不好做。

 

押着人,出了这大院没迈几步,忽的听见厢房里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动,和殷澄互对了一下眼神,把押着的人交给殷澄,沈炼转身回了大院,轻手轻脚的摸过去,使了点巧劲,一把掀开已经被锦衣卫为了逞威风而胡乱踹下来的门板,却下面压着一个小女孩,这小女孩生的非常好看,一双眼睛别样的有神,难怪被单独藏在这西厢里。

 

拉起小女孩,领着她刚走出前门,其他人都走了,只剩下殷澄在等他,殷澄眼尖,还没等沈炼开口,便嗷号着嗓子“哟!这老变态还藏着这么个小美人呢!哎呀,怎么生的,真好看,我说沈炼,她不过四五岁吧,你就当着是条小狗养了呗”

沈炼眉梢一跳“你敢说这种话?你知道窝藏是什么后果吗?我说过你早晚毁在这张嘴上。再说,这小姑娘的爹娘还在家里急着呢”

“哼哼,要不说你天真,真正正经人家会把自己的亲女儿卖出来?我敢跟你打赌,你把这姑娘送回去,一天后你就又能在哪个人贩子手里看见她了。再说,他们又不知道还有这个小姑娘,那来的窝藏呢?”说着,殷澄看了沈炼一眼,向前走去“我去和前面的人说,你中午吃坏了,要去趟茅房,剩下的你自己选吧。”殷澄不想道德绑架沈炼,自己慢慢悠悠的走了。

 

沈炼转过头去看她,这小女孩正偷偷地抹眼泪,另一只手还死死地攥着沈炼的飞鱼服下摆,用力到指节发白。忽的一下,沈炼感觉心里酸胀的厉害,心疼又难以描述是什么滋味。慢慢的蹲下,沈炼尽量放轻了声音,“跟我回家吧,好不好?”

 

小女孩抬起眼来,极轻极轻的点了一下头。

牵起她的手,沈炼向家里走去。以后便要养着她了,总不可能像养条狗,现在时辰也近黄昏了,早退一次也算不了什么,总要先领回家安顿好她,再做后算。

 

盘算着,沈炼向家里走去。刚拐了一个街角,就看到远远地走过来一个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走过来了,手里还提着一个小油纸包。

 

走近了,这人笑着一作揖“沈兄。”

 

这年,裴纶方才二十二。


贼喜欢雷老师这种直男属性
不是经过训练模仿后的撩,也不是刻意表现出来的人格标签
就是谈话时超多的小表情和不自觉的语气词,还有超级随性的动作
都表现出那种亲和与不在意
我觉得雷老师在心里一定想过,我是个演员,又不是艺人,干嘛在屏幕外那么认真表演。
很骄傲的想,我爱豆是个演员,而不是艺人。

温软的鲁莽
玩笑的庄严
雷老师是我见到的第一个这样的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