亭晚

【沈裴】君生我已生,君老我已老(一)

私设如山

两个大男人养一个小姑娘的故事

有意见和建议请在评论区发表~






“这老怪物,真是变态”殷澄压低了的咒骂在耳边响起。沈炼挑了挑眉,不说话,明明年方二十四,却依然透露出不符年少的老成。

 

这年沈炼做锦衣卫四年了,他二十岁行了冠礼变承了父业,做了锦衣卫。虽说有父辈在锦衣卫,可他做事不够圆滑,又不爱言语,尚有些年少的血气,于是司里的老油头就都把难做的

活计推给沈炼了。

 

这次的事儿,便是个难做的活计。

 

这老头儿做的可不仅仅是贩人的行当,只贩卖幼女,且这些幼女长的都好看·····万一牵扯到上面的哪位有奇怪癖好的大人物,下面查这事的锦衣卫都要遭殃。啧,这事不好做。

 

押着人,出了这大院没迈几步,忽的听见厢房里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动,和殷澄互对了一下眼神,把押着的人交给殷澄,沈炼转身回了大院,轻手轻脚的摸过去,使了点巧劲,一把掀开已经被锦衣卫为了逞威风而胡乱踹下来的门板,却下面压着一个小女孩,这小女孩生的非常好看,一双眼睛别样的有神,难怪被单独藏在这西厢里。

 

拉起小女孩,领着她刚走出前门,其他人都走了,只剩下殷澄在等他,殷澄眼尖,还没等沈炼开口,便嗷号着嗓子“哟!这老变态还藏着这么个小美人呢!哎呀,怎么生的,真好看,我说沈炼,她不过四五岁吧,你就当着是条小狗养了呗”

沈炼眉梢一跳“你敢说这种话?你知道窝藏是什么后果吗?我说过你早晚毁在这张嘴上。再说,这小姑娘的爹娘还在家里急着呢”

“哼哼,要不说你天真,真正正经人家会把自己的亲女儿卖出来?我敢跟你打赌,你把这姑娘送回去,一天后你就又能在哪个人贩子手里看见她了。再说,他们又不知道还有这个小姑娘,那来的窝藏呢?”说着,殷澄看了沈炼一眼,向前走去“我去和前面的人说,你中午吃坏了,要去趟茅房,剩下的你自己选吧。”殷澄不想道德绑架沈炼,自己慢慢悠悠的走了。

 

沈炼转过头去看她,这小女孩正偷偷地抹眼泪,另一只手还死死地攥着沈炼的飞鱼服下摆,用力到指节发白。忽的一下,沈炼感觉心里酸胀的厉害,心疼又难以描述是什么滋味。慢慢的蹲下,沈炼尽量放轻了声音,“跟我回家吧,好不好?”

 

小女孩抬起眼来,极轻极轻的点了一下头。

牵起她的手,沈炼向家里走去。以后便要养着她了,总不可能像养条狗,现在时辰也近黄昏了,早退一次也算不了什么,总要先领回家安顿好她,再做后算。

 

盘算着,沈炼向家里走去。刚拐了一个街角,就看到远远地走过来一个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走过来了,手里还提着一个小油纸包。

 

走近了,这人笑着一作揖“沈兄。”

 

这年,裴纶方才二十二。


评论(5)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