亭晚

【沈裴】君生我已生,君老我已老(二)

私设如山

如果喜欢的话麻烦评论一小下好嘛??♥这个会给我动力的!!

裴纶和沈炼一样也是承了父业做北司的小旗,不过和沈炼不同的是他圆滑世故的不似他的年纪,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本事炉火纯青,北司上上下下都对他青眼有加,不过才做了两年锦衣卫,就被好嚼舌根的人说要被提拔为总旗了,要知道在锦衣卫里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,想要提这一级不知道要费多少劲添多少礼呢,也正是因为这,不少小旗也巴结这裴纶有些时日了。

沈炼有些紧张了,这小姑娘被人知道的越少越好,免得被盯上,这对锦衣卫来说有个软肋可不是个好玩的事儿。

正想着怎么开口,裴纶走近了,笑眯眯地蹲下看这小姑娘,道“呀,沈兄,你这小侄女长的真是讨喜,怎么小姑娘看着是哭过,恩?饿着啦?”说着,打开手里的两个油纸包,里面是荣月斋的点心,一份芙蓉点,一份绿豆糕,“嗯?喜欢那种?”小姑娘并不敢说话,只是咬着嘴唇愣愣得盯着他。半晌,沈炼打破沉默“麻烦裴兄了,我一会儿去前面买就行,不必劳烦您了”裴纶道“啧,你小侄女不太爱说话呀,你现在去哪里买的上,这么样吧,两份都个带一半好了。”说着,他把芙蓉点倒了一小半在绿豆糕的纸包里,叠好后放到小姑娘的手里,又摸了摸她的头发,站起身来笑着寒暄了几句,就走了。

沈炼看着他走远,心里暗暗的想,这人果然不简单,上来就说小侄女一下子就点明了他的善意,都是锦衣卫,看看这脏脏的衣服,脸上的泪痕,裴纶如何不知这是捡来的呢?只是这样一说,既说出自己没有深究的意思,又挑了个隔亲的身份,免得让人抓了软肋。沈炼在北司混得不如裴纶,他却依旧对他照顾有加,这才真显出他的城府,毕竟拉拢人的功夫不在显贵之时,没有风头之时的照顾才让人心怀感恩呢。

沈炼摇摇头,拉着小姑娘的手,向家里走去,回了家把小姑娘抱上炕,看到她手里还紧紧提着那包小点心,又不得不佩服裴纶的心细,说“你饿吧?先吃点小点心吧,我去给你打点热水洗洗脸。”
等他回来的时候却看见小女孩拆了纸包但一口没动,心里一下子疼起来,说“以后你就和我在一起住了,你把我当做哥哥就好了,爸爸也行,别拘束,我不会打你的,听话,吃吧。”小姑娘怯怯得点了个头。沈炼叹了口气,拿了毛巾轻轻地去擦她的脸和手,她也不躲,只是瞪着大眼睛看着他。

沈炼心想,这小姑娘的心防也太重了,不知吃了多少苦,转念一想,自己也不急,反正来日方长嘛。

可惜还没等着沈大人这细水长流的算盘打响呢,小姑娘就发烧了。

本来她吃了点心,,也简单得洗漱过了,就被沈炼安排着在炕里睡着了,本来好好的,可半夜突然就发起烧来,这把沈炼要吓坏了,自己生病发烧他向来都是自己抗的,可现如今放到这小姑娘身上,他就坐不住了,这么小的孩子,万一烧坏了怎么办!现在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,肯定是请不来郎中了,如今这事儿只有殷裴二人知道,比起不可控的裴纶,沈炼更偏向傻乎乎的殷澄,尽管他嘴上没个把门的,掂量着,沈炼披个蓬笠直奔殷澄家去。

到了家门口,沈炼惊异的发现殷澄还没灭灯,敲了几下门,没等一会儿沈炼就等不及了,直接一个翻身翻到殷澄的内院里,却正正和刚打开门的裴纶对了眼。

屋里殷澄正趴在酒桌上睡得正香。

评论(13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