亭晚

【沈裴】君生我已生,君老我已老(三)

想看评论♥【哭唧唧】

有意见或建议一定要提呀!



沈炼熬好了药汤,裴纶正把冷毛巾敷在小姑娘的额头上,“你和殷澄关系不错?”

“嗨,这傻子,管不住嘴还爱喝酒,除了我还有谁肯陪他?”

裴纶转身接过药碗,轻轻地把小姑娘叫醒,“小娘子,头痛不痛?把这药喝了吧?你发烧了。”小姑娘对着裴纶的调笑倒是有些放松,点了点头,接了药碗喝了一小口,就被苦得皱起了眉头,可她一点没吭声,愣是喝了下去,眼看着快喝完了,裴纶却发了声。
“好喝吗?”

沈炼在一旁挑了挑眉。

裴纶接着说“分我一口,好不?”

小姑娘不解,把药碗递给他。

裴纶又问了一遍,“好喝吗?”原本沉默的她却突然抿着嘴唇回“挺好喝的。”裴纶点了点头。“喔”了一声,一口干了剩下的药渣后又特别做出皱巴的表情,小姑娘一下子忍不住笑了起来,笑得像只得了逞的小狐狸。

沈炼拿过碗来,走到灶旁去洗碗,听着炕上裴纶和小姑娘疯做一团的声音。
“好啊,你敢骗我!”

“你傻嘛!”

半响,自己也笑起来。

疯够了,裴纶哄小姑娘躺好,盖好被子,正要起身离开,却被什么扯住了,一回头就看到一只小手死死的握住他的衣服,小脸还别过去,一本正经的装睡,裴纶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声,求助般的看向沈炼“沈兄……”

沈炼心里暗想这小白眼狼,面上倒也平稳,“外面正下着雨,裴兄你未曾带雨具,若你不嫌弃,不如今晚就在我这宿了吧?明早一同去北司也行。”

依着裴纶的性子,他不太愿意留宿别人家,更何况要和别人睡一张床,但现如今,一时脱不开身,再说外面正下着这样大的雨,硬要出去着实不方便,更何况他性子懒,又都是大老爷们。裴纶也不想显得太矫情,就笑呵呵得应下了,“好,那就麻烦沈兄了。”

简单的洗漱过后,吹灭了温暖的烛火,裴纶拢着小姑娘,沈炼挨着裴纶,三个人熬了半夜都困了,小姑娘最先睡了,一会儿裴纶也沉入了梦乡,沈炼数了一会儿裴纶的呼吸也睡了。

半夜沈炼醒了一次,虽说外面下着雨,但三个人挤在一起也并不觉得冷,甚至现在他听外面的雨声都觉得很安心,于是扯了扯被子,又沉沉睡去。

一夜豪雨过,次日艳阳天。

早上是沈炼先醒的,他一睁开眼便看见裴纶的一小段后颈和小女孩熟睡的脸,晨光打在她的睫毛上,一下子连她脸上的小绒毛都是金黄色的。
看了一会儿沈炼突然就很满意,自己昨天做的决定,很满意今天这个早晨。不过下一秒,沈炼就被裴纶的手臂给抡着了,紧接着映入眼帘的,就是裴伦的脸。

他翻了个身,眨了两下眼,笑眯眯地说“早啊,沈兄。”

把小姑娘叫醒了,三个人简单的洗漱过了,沈炼就去做早饭,裴纶把案几上的吃剩了的绿豆糕给收拾了,然后三个人就一起吃了早饭。不过裴纶没吃几口,应该是不合他的胃口,但他也没说什么,毕竟沈炼在吃食这上面没有研究,裴纶表示理解。小姑娘没见过世面,所以吃沈炼做的早饭还算吃得津津有味。吃着饭,裴纶突然想到还不知道小姑娘叫什么,就问她,可她却摇头“我爹没有给我起名字。”
裴纶和沈炼对视一眼,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愤慨和无奈。裴纶摸了摸她的头,“这样也好,你既然被沈兄给领了,你跟着沈兄性才好,是吧,沈兄?”
沈炼点点头“也好,不过裴兄不必客气,叫我沈炼就行了。”裴纶笑起来,没说话。吃过了饭,裴纶就起身“沈兄,我先走一步,回家换官服。”
沈炼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被小姑娘抢了先,“你要去哪儿?”
裴纶挑了挑眉,“嗯?我和你沈哥哥又不是一家人,怎么?舍不得我走啦?”

小姑娘不再说话,却又是扯住他的袖子。

“好了,我答应你,我以后常来沈兄这儿看你,怎么样?”

“你保证。”

“哟!一晚上过去话横了这么多,”裴纶笑说“我保证。”


今天双更♥

评论(1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