亭晚

【沈裴】君生我已生,君老我已老(四)

想看评论……
如果喜欢的话轻点一下小红心可以吗?♥




如此一来小姑娘就被安顿下来了。一日三餐沈炼都如常做,如常吃,上午下午沈炼不在家的时候,小姑娘就自己在家,有小黑猫守着她,好在从小吃了苦,性子沉稳一些,也好静,不吵不闹,很听话。沈炼给他起了名字,就叫沈妙甫,沈炼一直觉得女孩子就该在名字里加个“妙”才好听,后来还被裴纶笑话了一番。说起裴纶,小姑娘一直对他念念不忘,每天都得问上几遍,“那个哥哥怎么不在啊?”沈炼又不好告诉她那天裴纶说的只是客套话,只好骗她说快了快了,你裴哥哥忙着呢。后来有意无意间和殷澄说起了这件事后,隔天傍晚下了职裴纶便提着点心和酒来敲门了。

听见了院子里裴纶的声音,炕上的小姑娘一下子就坐不住了,“蹭”的一声,下了炕就向裴纶身上扑去。
裴纶咧着嘴笑起来,一把就把她抱起来“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?”拆开来是两包芙蓉糕点。沈炼不得不佩服裴纶的心细,那天他看见小姑娘吃完了芙蓉糕,只剩下了绿豆糕,怕是就记下了, 如今距离那天也有半个月之久,他还一直记着。不过也对,要不怎么能哄得北司上上下下都欢心他。

妙甫在专心致志得吃点心,裴纶正蹲在门口拿特意带的小鱼干逗小黑猫,一转身就看见沈炼正皱着眉头看那条翻白眼的鱼,一下子没绷住笑,沈炼听见笑声转过头用那双细长的丹凤眼盯他。
裴纶有点带有补救意味的开口“沈兄,这鱼……好看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沈兄我有点饿了”

“……”

“沈兄你不打算做菜了吗?”

“不如你来做菜吧,我烧火好了。”

裴纶尽力绷住嘴角“好说。”

脱了外衣,裴纶挽起袖子开始忙活起来,沈炼才发现他把内里扎在了下摆里面,这是打架时才用的装束,平常锦衣卫们都不会这样穿,因为公服的质量确实不怎么样,内里的布料十分扎人,沈炼又瞟了一眼裴纶被腰带杀出来的一把细腰,心想裴纶能在北司顺风顺水,靠的也不全是一张嘴。
正想着,裴纶不知道什么时候发觉了他的目光,晃了晃腰“沈兄想啥呢?”他的祖籍在北方的契丹一地,平常说话时总带有一点口音。
“他们都说裴兄喜好美食,我在想既然如此为什么你还是这么瘦。”
“哼哼,不就是说我能吃么?但我说句良心话哈,我只是碰上我喜欢的能多吃点,碰上不喜欢的基本上不动,平常时候混个不饿就成了”他顿了顿,掀开锅盖去看鱼熟了没,顺便闻了闻鱼汤的香味,眯起本就不大的眼睛来“我挺好养活的。”

沈炼看着他一脸陶醉的表情,也勾起唇角“这个难说。”

又简单做了些菜,就一起端上桌开始吃饭。妙甫简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,脸都要栽到碗里了。沈炼看着她觉得略寒酸,但是好在裴纶没什么嘲讽的意思,只是笑着吃饭。吃到一半的时候沈炼忽然想起裴纶带来的酒,就拿上桌来,刚想给裴纶倒上,却听见裴纶说“哎哎沈兄,我不喝酒。”
这真的把沈炼惊着了,“你不喝酒?那你……”
“我真的不喝,就只是看着殷澄喝酒,别让他胡说话罢了。这瓶酒是特意带给你的,你尝尝看,我自己酿的,殷澄都还没喝到呢。”

“那就多谢裴兄美意了。”

“客气啥。”

吃完了饭,裴纶陪小姑娘玩了一会儿就回去了,尽管受到了小姑娘的阻挠。
沈炼收拾好饭具,无事可干,就打开了那瓶酿酒,应该是前年的桂花酿,香气扑鼻,很是好喝。

现今正是七月底,马上要到八月,沈炼守着那碗酒,安然赏了一次落霞。


【情人节礼物~祝大家情人节快乐!!】

评论(8)

热度(39)